第230章:惊险万分

小说:雍杰传奇 作者:司徒少雄 更新时间:2019-11-14 01:45:35 源网站:读一读
  胡威扬叹息良久,这胡思雨离家出走,不知道她身在何方,又不知道她过的好与不好。

  毕竟是当父亲的,总是更加疼爱女儿。

  胡威扬将黑剑取出,说道:“张少侠,此剑虽不如血饮剑那般名贵,但也算是吹毛断发的宝剑。”

  胡威扬边说边将黑剑拔出,透露着深寒的剑气。

  张雍杰点头道:“确实是好剑!”

  胡威扬将黑剑递给张雍杰,说道:“请张少侠暂时保管这把黑剑,将来若有机会见到思雨,请将这把剑转交给她。”

  张雍杰不知该不该答应这个要求,但胡威扬进一步请求道:“我的女儿我知道,她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了,所以还请张少侠见到小女之时,能够劝一劝她,让她偶尔回家看看。”

  可怜天下父母心,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张雍杰岂可再有拒绝之理?

  张雍杰拿了黑剑,拱手道:“胡前辈放心,若有机会,晚辈一定规劝思语姑娘。”

  话虽然这么说,但张雍杰却想这茫茫人海,又在哪里去找胡思语姑娘?

  找人,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办的事情之一。就说那藏边的天龙法王,从前在秦岭鸳鸯洞差点将自己害死,自己多次想要找到他,但他就是躲藏不见。

  那胡思语姑娘又不是人犯,又无法求助部堂大人,以朝廷的名义搬下海捕文书。

  这样的话,想要找出胡思语,真当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。

  张雍杰与胡威扬两人漫步返回,张雍杰心想自己与胡思语姑娘的事情,真的是个难题。

  胡思语对待自己这般好,按理来说是自己莫大的荣幸,只可惜这辈子是无以为报了。

  两人走出树林,来到大道旁边,江风袭来,吹打在张雍杰的身上。

  此刻虽然是盛夏时节,但胡家码头到山门的这一条大道两旁,长着笔直的参天大树,让张雍杰颇感一丝凉快。

  “相公,你去哪里了?”

  张雍杰回头一望,正瞧见唐妍从胡家山门向自己招手。看见唐妍的模样,张雍杰心中一阵温暖,这辈子能够娶到妍儿为妻,也算是最大的幸福。

  自己当初在渝州,与妍儿只不过刚刚相识,便互生好感,甚至结伴而行,这几年相处下来,虽然聚少离多,但也一直没有闹什么矛盾。

  特别是在残阳剑客的事情上,唐门上上下下都相信那玄空秃驴的话,只有妍儿信自己,所以在血饮谷英雄大会的时候,她才会抢出阻止玄空和尚对自己下手。

  唐妍这时候已经来到张雍杰的身边,挽着张雍杰的手臂,依偎在张雍杰的肩膀。

  躺在码头上思考人生的严世山,这时候却一改颓废状态,立马恢复了精气神。

  严世山将目光盯上了唐妍,当即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,唐妍当然也能感受到严世山身上的气场,所以她放开了张雍杰的手臂,笔直的站在原地。

  严世山执剑拱手道:“这位便是张少侠的夫人,唐门唐女侠?”

  张雍杰并不知道严世山是什么意思,淡淡道:“正是内子。”

  严世山道:“在下听闻唐女侠于剑道早已得到昔年残阳剑客的真传,是故在下欲要与唐女侠比剑,还望唐女侠成全。”

  方才看见严世山的模样,张雍杰便有点这样的怀疑,此刻严世山明确的说出来了,他小子还真有比剑的意思。

  唐妍想了想,说道:“我不能和你比剑。”

  严世山感到不可理解,他认为学剑之人追求的是更快,更狠,更准。如果学有所成,而不与人比试,那学剑还有什么意思?

  严世山傲然道:“为何不能?”

  唐妍道:“从前我跟三爷爷去学剑,本是想学好功夫,保护相公。但没有想到后来相公武功这般厉害,我学那些剑法也就没有什么用了。”

  张雍杰想到,自己和妍儿初遇的时候,自己确实是个武功低劣的小子,那时候在永城大战,面对区区青铜道人,自己就无能为力了。

  原来妍儿去学习功夫,竟然是为了自己,想到这里,张雍杰对唐妍充满了无限的爱意。

  张雍杰温暖的笑道:“我到希望我不会武功,能够让妍妹子保护。”

  严世山眉头稍皱,紧接着他腾空而起,迅速用手中铁片在旁边一颗参天大树上,一阵刻画,跟着返回原地,笔直的站在那里。

  严世山的行动实在太快了,在胡威扬和张雍杰眼中,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  而那可参天大树上,已经被严世山刻画出了十六个字,这十六个字处在胡家大道的最外边,分外现眼!

  “残阳剑法,徒有虚名,避战不出,贻笑江湖。”

  这十六个字,显然对残阳剑法是一种侮辱,而严世山此番的用意,自然是一招简单的激将法,欲要激得唐妍应允比试。

  江西胡家属于天下顶级大派,这十六个字刻在这个位置,岂不是向天下传言,奚落残阳剑客?

  严世山的行为,就连胡威扬都觉得过分,张雍杰甚至已经动了怒气。

  唐妍此刻当然无法忍受严世山的挑衅,只见她怒眉横挑,散发一股强大的杀气,显然已经在运行内力。

  张雍杰心想这江湖比武,本来也是常见的事情。只是这严世山的功夫,与残阳剑法属于同一范畴,都是以快剑闻名。

  当年在万江山岛上,残阳剑客使用剑法,对阵扶桑人士房产中介的画面还记忆犹新。

  那时候残阳剑客的行动快的诡异,快的就像是时间出了纰漏,还没有看清楚怎么拔剑的,那短剑已经刺入房产中介的心脏。

  而从方才严世山的动作来看,他的剑招显然已经快到一个境界。更何况,此人曾经扬眼自己百分之九十九无法接住他的第一剑。

  他若没有点真功夫,他岂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?

  所以张雍杰判断,一旦严世山与唐妍比剑,那可无法做到点到即止,必然一死一伤。

  张雍杰此刻可不想唐妍有任何闪失,虽然他对残阳剑法足够的信心,虽然他对唐妍有足够的信心,他也不想唐妍冒险一战。

  唐妍负手道:“请!”

  ‘请’字,无疑代表唐妍已经答应了严世山的比剑要求,毕竟这涉及到三爷爷的声誉,唐妍断不能忍受。

  张雍杰沉声喝道:“不行!绝不能比剑!”

  但此刻唐妍此刻散发出来的气场显示,她已经对外界的事物充耳不闻,显然她此刻已经进入忘我之状态。

  换句话说,他二人之间的比剑,已然开始,此刻已经来不及阻止了。

  因为内力一旦调和到一定程度,其精神高度集中于一件事情上,此时如果贸然打扰,岂不是很危险?

  严世山朝着胡家的山门走去,他每走一步,脚下都能带起一片尘土。

  起初,被内力卷带起来的尘土高低不一,大小不一,而十数步之后,严世山每走一步,尘土均是完全的一致。

  很显然到了完全一致的时候,严世山的精力已经完全集中在那一剑上,那时候就是正式拔剑的时刻。

  而剑一旦拔出,那必然有一个人要喋血此处。

  张雍杰手心已经起了冷汗,他不知道此刻唐妍处于什么样的状态,是否能够接住严世山的那一剑,并且战胜严世山。

  张雍杰对于争强好胜,并没有多大的追求,他此刻只是不希望唐妍出事而已。

  这也许就是,没有想要赢,只是不想输的境界吧,毕竟输了就是输命。

  严世山已经停止了脚步,很显然他已经完全准备好了,战斗即将开始。

  张雍杰此刻已然紧张的不敢呼吸了,毕竟谁也不能预料下一瞬间的情形。

  严世山已经直接朝唐妍扑了过来,他的起步,他的拔剑都异常灵敏,动作都非常非常非常快。

  而严世山也没有采用腾空而起,或者贴地扑来,因为那样是曲线,会耽误时间的。

  严世山直接扑过来,剑尖距离唐妍的身体最短,也是最节约时间的一招!

  严世山在这一招上,已然浸润了七年的功夫。

  毕竟七年前,严世山败在胡家三少爷手中,就是因为他当时采用了腾空而起的法子,以至于慢了三少爷半步。

  而这半步,让严世山遗憾了七年。

  所以这七年来,严世山只练习这一招。

  因为他相信,面对三少爷这样的剑道高手,自己绝不可能有出第二招的机会。

  所以招数练习多了也没有用,只练习一招,把这招练习到极致,练习到惊天动地,练习到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便能天下无敌。

  严世山还给这一招取了一个名字:“夜色流星。”

  夜色代表死亡,流星代表瞬间,代表快!他相信,当今天下,绝无任何人接住他这一招“夜色流星。”

  可以想象,任何人,七年时间,数十上百万次的练习同一招数,即便没有任何天赋,也能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  当年欧阳修早就说过,陈康肃公散射,无他,唯手熟耳!欧阳修为此还专门写了一篇《卖油翁》来向天下人说明这个道理。

  不知道唐妍能否接住这一惊天动地泣鬼神的这一招呢?

  张雍杰缓了一口气,因为唐妍此刻已经出现在严世山的后方!

  好一招‘马赛回旋’!这正是残阳剑客三十三式最后三式绝招中的一招!

  唐妍通过这一招,直接绕到严世山的背后!

  其身法,正像当年残阳剑客在万江山岛上处决房产中介的样子,简直是一模一样!

  剑,还是那把短剑!还是同样的位置!心脏!

  唯一不同的是,当年残阳剑客使用的是剑刃,插入房产中介的心脏!

  而此刻唐妍却是用剑柄抵住严世山的心脏!

  唐妍放了严世山一条命。

  唐妍收剑而立,而严世山愣在当场,他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,呆呆的站在那里。

  严世山根本无法相信这样的结果,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

  唐妍转身道:“承让了!”

  严世山或许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所以他还是保持那个出剑的姿势,一动也不动。

  毕竟他七年的努力,瞬间化为一个笑话!

  他败了,但是他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接受失败。

  唐妍道:“你出剑虽然比我快半分,天下也确实无人能接住这一剑。”

  唐妍胜利而不骄傲,语言之中给足了严世山面子。毕竟她胜利了,她反而承认严世山的出剑比自己快半分,这份气量,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。

  而‘天下也确实无人能接住这一剑’是希望严世山不必妄自菲薄,不要因此而失去了自信。

  因为一个剑客,认为自己的剑法不再快了的时候,他差不多已经不能用剑了。

  这本就是‘快剑’范畴的武学精要!当然,江湖上那些以巧妙招式取胜,而不在乎快慢的用剑高手,不再此列。

  严世山艰难的吐出几个字:“我毕竟败了。”

  唐妍点头道:“没有人能够接住,不代表没有人能够躲过。你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,所以你败了。”

  张雍杰回想了方才的战斗,说来也真奇怪,唐妍的这一招‘马赛回旋’,好像天生克制严世山的这一招一样。

  他二人此前从未碰面,不存在将对方的剑招熟记于心的情况。

  因此说倒底,还是唐妍的反应更快一些,能够提前判断严世山的剑招走势,采取了相应的剑招来化解制敌。

  严世山走了,他走的时候还看了看胡威扬,胡威扬此刻却负手看着远处的滚滚长江,目光不与严世山相接。

  严世山在张雍杰手中的那把‘黑剑’上盯了好一会儿,方才叹息一声,缓缓的离开了。

  但严世山并没有走远,他又躺到了胡家的那个码头上,萎靡不振的开始思考人生。

  张雍杰虽然感觉严世山离开的时候,有点奇怪,他为何会与胡威扬有点眼神交流?而且他盯着这把黑剑,又是什么意思?

  但此刻唐妍刚刚经历生死刹那,张雍杰想要尽快的去关心安慰唐妍,也就没有太过留意严世山的动作。

  ps:求支持,兄弟们。本书已经到了收尾阶段,虽然文笔有些崩溃,但是剧情仍然精彩,大家多多支持,后续章节还有重头戏不断爆出,谢谢大家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腐国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雍杰传奇,雍杰传奇最新章节,雍杰传奇 读一读
雍杰传奇全文在线阅读,第230章:惊险万分,腐国度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5588tx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未ICP备:京ICP备20178256号